热门关键字:  ISO 13000  13000  总裁  蒙永业  日语
当前位置 :| 主页>翻译实战课堂>

翻译时注意文中那些“假朋友”

原文:

The tradition of granting honorary degrees is traced back to fifteenth century England, where academic degrees were a form of currency for being granted recognition by the Church and the State. The earliest traces of an honorary degree lead to Lionel Woodville, Dean of Exeter, thebrother-in-law of Edward IV and a future bishop who was awarded the first honorific degree in Oxford in 1478 or 1479.

 

初译:

授予名誉学位的传统可追溯到十五世纪的英国,当时学位是一种货币形式,是由教堂和国家授予的一种认可。第一个获得该学位的是Lionel Woodville,一位埃克塞特的牧师,他是爱德华四世配偶的兄弟也是后来的主教,在1478或1479年在牛津首次获得该荣誉。

 

悦尔君分析:

就在这两句话当中,翻译的陷阱很多,其中很大部分可称之为“假朋友”,如果不深入去研究名誉学位的既往过程,单单靠字面意思去翻译,很容易出错。比如honorary degree这个词就可能会翻译成为“荣誉学位”(honors degree),名誉学位和荣誉学位差别非常大,在英国,荣誉学位是授予获得学位(degree)的优等生,名誉学位就是个名誉,没有参加学位学习与考核。Form of currency字面意思就是“货币形式”,但明显跟上下文的气场不符,此处应该是“时髦的形式”。Dean of Exeter估计会有人翻译成为目前大学学院中常见的“院长”,而非“牧师”。Brother-in-law在英文的语义就广了,可以是自己的姐夫妹夫,也可以是妻子的兄弟,还可以是妻子姐妹的丈夫,在中文竟然没有对应的词,只能够根据原文提供的语义去理解,本文为妻弟。

 

初译虽然说大体没错,但读起来总是觉得不顺畅,感觉怪怪的。刨去上段说的单词理解问题,剩下的就是中文该如何表达了。在理解原文的基础上,也需要将译文按照大家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而这个初译版本,只能够当成是一个“预翻译”版本,需要进一步细化。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做翻译者,不单要熟悉英语,中文也要很好才行。悦尔君需要对初译版本动手术了。


授予名誉学位(这一)传统可追溯到十五世纪的英(英格兰),当时(学术)学位是一种货币形式,是由教堂和国家授予的一种认可(的一种时髦形式)。(有史可查最早的名誉)第一个获得该学位的是(授予给埃克塞特主任牧师)Lionel Woodville一位埃克塞特的牧师,他是爱德华四世配偶的兄弟也是后来的主教(的妻弟,后来成为主教),1478年或1479年,(他)被牛津(授予第一个名誉学位)牛津首次获得该荣誉

 

大家是不是感觉初译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了?并且这个初译感觉还都翻译对了?如果初译水平不高,要将译文改到比较高的水平,审校付出的时间,可能要远远超过自己做初译翻译一遍的时间,得不偿失。一定要让最合适的人做初译!初译必须在翻译过程中一次就要将译文翻译好,代表自己最高水平,而不是拿出一个“人模狗样”的预翻译版本来。

 

做翻译是非常辛苦的,要通读原文,使得译者成为原文最仔细的读者;要反复揣摩译文语境,让自己的译文经得起推敲。

 

悦尔君改出的终稿如下:

 

终稿:

授予名誉学位这一传统可追溯到十五世纪的英格兰,当时学术学位是教堂和国家授予认可的一种时髦形式。有史可查最早的名誉学位授予给埃克塞特主任牧师Lionel Woodville,他是国王爱德华四世的妻弟,后来成为主教,于1478年或1479年被牛津授予第一个名誉学位。

 

知识点:

翻译中的“假朋友”即原语和译语中“形同(似)义异”的表达。它们貌合神离,似是而非,不但是翻译中的陷阱,也是外语学习中的盲区。翻译“假朋友”时一定要考虑上下文语境,如果感觉译文跟自己的常识似是而非,则应该判断可能遇到假朋友了,应该再次认真思考,可能要抛开字典的字面意思去推敲合适的译文。

 

翻译课堂 | 你有问题,我来解答

翻译课堂是悦尔君设立的一个翻译学习专栏。此专栏原文均来自市场真实语料,初译为译员真实初稿,悦尔君根据自身经验设身处地为译员思考,提供进阶之道。本专栏供公司译员学习之用,也可为高校翻译、外语类学生课外练手,也可为教师提供课堂教学真实语料与解答思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翻译的基础是理解,不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