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ISO 13000  13000  总裁  标准  111
当前位置 :| 主页>悦尔原创>

朱莉皮特离婚,人名翻译让两岸三地“找不着北”

想必今天大家都已经被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离婚的信息刷屏了吧。娱乐圈又一对金童玉女宣布分道扬镳,着实伤了不少人的心,尤其是男方布拉德皮特,在2005年抛下旧爱詹妮弗安妮斯顿(《老友记》里的瑞秋)而同安吉丽娜相恋,当时就看哭了一群人。而现在美丽的泡沫再次破碎,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在朋友圈里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看到一大早就来了个大头条,悦尔君自然是吃着瓜刷着微博看新闻咯。

 

就在悦尔君吃瓜看新闻的时候,一个标题突然映入眼帘:

 

 

 

当时悦尔君就蒙了,怎么这年头还有扎堆申请离婚的?这个“安祖莲娜祖莉”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明星?于是往下一看:

 

 

这不就是安吉丽娜朱莉嘛!这“安祖莲娜祖莉”的翻译又是要闹哪样?真是醉醉哒。

 

于是悦尔君请教了度娘,看看这个翻译是怎么来的。

 

根据百度的搜索结果,几乎所有用“安祖莲娜祖莉”作为译名的新闻,来源基本上都是香港的娱乐媒体。

 

悦尔君不禁又开了脑洞:既然香港的翻译跟内地有这么大的不同,那么不知道台湾同胞又是怎么处理这样的翻译的呢?

 

于是悦尔君再次询问了度娘,得到了如下的结果:

 

 

 

好嘛,到了台湾,又变成了安洁莉娜裘莉。悦尔君又一次被雷得外焦里嫩。

 

那么两岸三地人名的译名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到底是由什么造成的呢?

 

悦尔君不辞辛苦地又一次询问了度娘,终于找到了原因所在:

 

香港在翻译外国专名时的最大特点是受粤语读音的影响非常大。香港的主要语言时英语和汉语,而汉语各方言中又以粤语占明显强势。例如Hollywood Road为香港的一条道路,其在香港的中文译名为“荷里活道”,那是因为在祖国大陆被译为“好莱坞” Hollywood,在香港的译名就是荷里活。Waterloo Road译名为“窝打老道”,而在祖国大陆,其译名应该是“滑铁卢大道”,著名足球明星Beckham则被称为“碧咸”(内地译为“贝克汉姆”),这是因为“碧咸”的粤语发音和Beckham是很像的,虽然在普通话中的“碧咸”与 Beckham的发音很不接近。对于不熟悉粤语的大陆人士来说,上述香港译名无疑就会让他们觉得颇为费解或者很古怪和搞笑。其实,同样情况在国外也会出现,如加拿大城市Montreal ,大陆译名为“蒙特利尔”,而在当地侨居的早期华人因为大多来自香港,所以他们习惯按照粤语读音称其为“满地可”,加拿大最大银行之一Bank of Montreal也被他们称为“满地可银行”。加拿大西海岸的省份British Columbia,大陆译名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但是当地操粤语的华人习惯根据其英文缩写BC称之为“卑诗省”。

 

香港的中文在翻译外国人名的时候的另一常见做法就是采用汉化译名,汉化译名的取法,一般分别将姓氏和名号的“最显著读音”(视乎先端部份或响亮程度)化成单字的姓和双字的名,也有少数是化成汉族复姓或单字名,如北约前秘书长夏侯雅伯(Jakob Gijsbert "Jaap" de Hoop Scheffer)、前港督司徒拔(Reginald Edward Stubbs)、尤德(Edward Youde)等。著名的末代港督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在称为香港总督之前,其姓氏的中文译名是帕滕,当上总督之后则取了一个汉化译名“彭定康”。还有一些依照汉化姓名而翻译的汉化译名,译名的姓氏取原文姓氏的首个音节作音译,名字取原文名字的,如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夫人Cherie Booth,港澳称之为“彭雪龄”,而在中国大陆则译作切丽?布莱尔,台湾译作雪丽?布莱尔。又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白宫绯闻女友Lewinsky,其在港澳的译名是“吕茵斯基”,在祖国大陆则是莱温斯基,港澳的汉语给她送了一个常见的中国姓氏,而大陆的译名则看不出其与姓氏有关联。另外,有媒体曾指出,莱温斯基这一中文译名,实质上是对其英语读音“望文生音”造成的错译,按照汉语拼音拼的话,莱温斯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翻译,但是这个译名却属于典型的“望文生音”翻译错误,因为据《朗文英语语言和文化辞典》,Lewinsky的正确读音应该是[lu:′inski:],相比之下,我国台湾地区的译名”吕茵丝姬”似乎就要好得多,一是这个译名十分贴近Lewinsky在英语中的读音,二是这个译名也显得比较女性化,虽然这是一个姓,而传统上来说,姓氏是不显示性别特征的,但是,既然前有美国女影星Monroe这个姓被翻译成了“梦露”而不是她的同宗祖先Monroe总统的译名“门罗”,那么,把Lewinsky译为“吕茵丝姬”未尝不可。

 

而台湾对于外国的人名及地名基本上以严复先生的信、达、雅原则来指导翻译。官方的要求也大凡如此,并尊重民众所思考的出发点,未特意规范或指引翻译者。译者一向以约定俗成的译法来从事翻译。在翻译人名方面,一方面台湾方面倾向于用汉族的姓来翻译外国人,台湾的人名译名一般头一个字往往刻求取用汉姓。在台湾译名中,有时还译用了汉人名的“小姓”,如“胡”(胡笙/候赛因)、“佘”(佘契尔/撒切尔)、“柯”(柯尔/科尔)、“庞”(庞比杜/篷比杜)、“裴”(裴瑞斯/佩雷斯)、“华”(华勒沙/瓦文萨)等 (括号内前为台湾译名,后为大陆译名)。另外一方面,在音节的取舍,台湾译名除个别的欧美人名外,一般仅用二、三个字;而大陆译名则力求把每一个轻重音节都尽可能表现出来。请看以下几组译名,大陆译名要比台湾的多出一个字;詹生/约翰逊、卡斯楚/卡斯特罗、戈巴契夫/戈尔巴乔夫。也有多出两个字的,如艾森豪/艾森豪威尔、谢瓦纳兹/谢瓦尔德纳泽。

 

——王银泉《两岸三地翻译异同趣谈》

 

这下终于清楚了。悦尔君不禁默默为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探索精神点了个赞。

 

那么各位读者,你们有没有碰到过类似的“奇葩”翻译呢?欢迎在留言区同悦尔君分享你遇见过的“奇葩”人名翻译吧!


上一篇:多位语言大咖热译“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
下一篇:如何用英文合理表达“愤怒”? | 我的涵养在愤怒之前已经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