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ISO 13000  13000  总裁  标准  111
当前位置 :| 主页>悦尔原创>

诺奖陪跑,村上春树每次都是“差一点”

 
每年的诺贝尔系列奖项都得到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原因就在于每年诺贝尔奖表彰的都是在人类生产生活重大领域内最初最杰出贡献(没有之一)的那群人。随着经济学奖,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和平奖获得者都已公布,人们的视线都转移到了最后一个奖项——文学奖上。
 
说到诺贝尔文学奖,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陪跑”了七年的日本文学名家:村上春树。作为一名在当代文学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作家、翻译家,村上春树的“陪跑”史可谓是让人扼腕叹息。自2009年首次入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起,村上春树似乎永远都跟诺奖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每年都看着这个奖项花落别家,村上春树本人相比也不太好受。
 
1979年,村上春树发表了他的第一篇中篇小说《且听风吟》,这部小说是村上春树小说的语言风格、写作技巧和后现代主义艺术氛围的源头与雏形,是作家从摆脱日文小说文本平庸拖沓的理念出发,借鉴美国现代小说简洁明快的文风,所完成的小说文本的革命性变革,是当代日本小说精神和文学价值的重要体现。《且听风吟》出版发行后,因其新颖的叙事风格和革命性的写法,得到广泛好评,一时间洛阳纸贵。村上春树也凭借着这篇小说,摘得了他作家生涯的首个奖项——第23届“群像新人奖”。
 
在那之后,村上春树的作品一经发行便立即大火,人们纷纷对这位用美式风格书写日本社会的作家新颖的写作风格表现出浓厚的兴趣。1987年,村上春树的作品《挪威的森林》发表,这部在所有村上迷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作品,被视为村上作品史上的里程碑之作。截至2012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200万册。堪称日本文学史上的奇迹。在小说写作之余,村上春树还致力于旅游文学、报告文学及随笔的写作。《当我在跑步时,我在想什么》、《村上朝日堂》系列等都是上乘佳作。以1995年东京奥姆真理教发动的地铁沙林毒气投放事件为背景写作的纪实文学《地下》,被看做是该事件最详尽的文学记录之一。除此之外,村上春树还是一位翻译家。从1996年起,村上开始将一批优秀的外国小说翻译成日语,其中包括《了不起的盖茨比》、《麦田里的守望者》等美国文学佳作。译作一发,也受到了日本文学界的广泛好评。到今天为止,村上春树总共发表了13部中长篇小说,30余部短篇小说集,超过20部的旅游文学、报告文学、随笔作品,翻译了6部外国小说。这些作品几乎全是好评如潮,也让村上成为了日本新文学的代表级作家。
 
然而再多的好评,再多的奖项,在所有村上迷的眼中,都不及那颗皇冠上的明珠——诺贝尔文学奖。至于村上年年“陪跑”的原因,有人说是日本作家已经得到过两次诺贝尔文学奖了,如果再得到第三次的话,恐怕在世界上是一种特殊状况,诺贝尔评委会不愿意把这样的东西给他;也有人说他的奖世界性还不够,也就是说在语种方面做得还不够。
 
其实,以村上近年来的造诣和成就来看,即使诺贝尔文学奖拿不到,他也已经足以成为世界文学史上的一代巨匠了。然而就像演员的演技需要奥斯卡小金人来肯定一样,一枚诺贝尔文学奖的奖章,或许才是文学大师标志的最后一块拼图吧。
 

上一篇:地球大事 | “球长”换届,我们该怎么看?
下一篇:《“2016年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获奖感言”翻译》